转到学院首页
首页系部概况系部动态专业介绍优秀学生展示研究与改革专业实践万花筒学生就业及深造

 · 2013级人才培养方案...
 · 英汉隐喻对比研究与翻译
 · 试论外事口译的特点及应...
 · 多维互动课堂教学在高职...
 · 浅谈英语口语的互动式课...
 · 自编教材profess...
 · 浅谈大学英语“以学生为...
 · 教学改革论文
 · 应用英语专业教学内容的...
 · 全国IT职业英语水平考...
 · 自编教材《三级水平测试...
 · 面向实用交际的IT职业...
 · IT职业英语教学的一点...
 · 浅谈高职高专英语教学改...
 · 英语语音课程教学大纲
 
快速链接
|招生信息网|
|国际合作与交流中心|
|计算机与科学系|
|数字艺术系|
|信息技术与商务管理系|
|基础教学部|
|就业办|
|信息中心|
当前位置:学院网站 > 应用外语系 > 研究与改革
英汉隐喻对比研究与翻译
更新时间:2012-4-28 10:16:51    阅读次数:8261
英汉隐喻对比研究与翻译
                     ----从认知语言学和文化的角度
成都东软学院 李跃璧

摘要:认知语言学指出,隐喻是用一种事物去理解和体验另一种事物,它不仅是一种语言的修辞手段,而且是一种重要的认知模式。人类通过隐喻来认识﹑了解世界。隐喻的英汉对比研究有助于揭示英汉两种语言的本质。本文从认知语言学和文化的角度来做英汉隐喻对比的基本研究,以便使我们对英汉隐喻形成更全面的认识。
关键词:英汉隐喻;认知;文化
Abstract: Comparative studies of English and Chinese metaphors contribute much to the essence of the two languages. This paper analyzes their differences in culture and cognitive perspective, and will enable us to understand metaphors more comprehensively.
Keywords: English and Chinese metaphors; cognition; culture

引言

古往今来,隐喻作为一种修辞手段,一直为人们,尤其是哲学家和语言学家所关注。而现在,隐喻研究已不再是修辞领域的专利,它已经从修辞学扩展到语言学和认知心理学,又从语言学进一步延伸到语义学和语用学。
在探讨语言与认知的关系时,I. A. Richards指出: “语言是不同领域经验的交汇点, 不仅是认知的表现形式, 而且是它的组成部分, 源于日常经验的认知系统构成了语言应用的心理基础。”(1967:51)我国的语言学者胡壮麟教授认为,“鉴于语言中的隐喻现象首先是思维中产生了隐喻的概念,这就涉及隐喻与认识的关系。”(1997:51-53) 由于语言所限,本文只能从认知语言学和文化的角度来做英汉隐喻对比的基本研究。

一 英汉认知隐喻简介

G. Lakoff 提出的当代隐喻理论引发了新的隐喻研究热潮, 使隐喻研究发生了根本性变革, 其标志是1980年 Lakoff和 Johnson 的合著 《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Metaphors We Live By)一书的问世。隐喻研究从此摆脱了以文学和修辞学为本的传统隐喻的束缚,把研究了2000多年来的一种修辞格一下子提高到了一种重要的认知手段和方法论的高度。 隐喻研究也就从语言学研究迅速扩展到认知科学﹑心理学﹑跨文化研究等等原来与语言研究不相干或关系不大的领域。认知隐喻研究现在已发展到亟待跨语言和跨文化的研究提供确凿证据的关键处。
隐喻不仅仅是语言修辞手段,而且是一种思维方式--隐喻概念体系(metaphorical concept system)。作为人们认知﹑思维﹑经历﹑语言,甚至行为的基础,隐喻是人们认识世界和赖以生存的基本方式。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往往参照他们熟知的﹑有形的﹑具体的概念来认识,思维,经历,对待无形的﹑难以定义的概念,形成一个不同概念之间相互关联的认知方式。(赵艳芳:2001)按照Lakoff 等人的理解, 人类语言整体上是一个隐喻性的符号系统,语言使用中的隐喻只是一种表层现象,真正起作用的是深藏在我们概念系统中的隐喻概念。(束定芳:2000)概念隐喻是把一个概念域(始发域)的结构直接映射到另一概念域(目标域)的隐喻。(Johnson:1981)隐喻意义的理解实际上就是将始发域的经验映射到目标域,从而达到重新认识目标域特征的目的。 例如:Argument is war 这一隐喻概念决定了人们对争论的认知和理解,人们对待争论的方式是由战争的概念知识投射到争论所构成的。

二 英汉隐喻喻体认知对比

(一) 共性比较。英汉修辞性比喻在喻体的选择方面常常表现出共性,也就是采用同一喻体去喻指同一事物,这种共性形成了人类对自身及外部世界的种种共识,如英语中的“fox”,意指“狐狸”,同时也具有“狡猾”或/“奸诈”的喻义。这一点与汉语有着惊人的一致,因此英汉语言中都有an old fox/一只老狐狸,来喻指老奸巨猾的人"类似汉语和英语都以羊比喻温顺,以钢铁比喻坚强,以狼比喻凶恶贪婪等。 此外,英汉两种语言中都有许多以自然现象和自身作为喻体的隐喻。因为人体的构成和自然界的众多现象既无古今之别,又无疆域之异。尽管英、汉语言中有些用自然现象作为喻体的语境不同,情感表达不同,但人们对这种比喻的接受心理却大致相同。试看以下各例:
The winds of change 改革之风  storms of protest 抗议的风暴
The fruits of success 成功的果实  the root of the problem 问题的根源
There was frost in her voice.她说话的声音冷冰冰的。
Her eyes were raining tears.她泪如雨下。
(二) 个性比较
   由于英汉民族所处地理环境不同,各自经历了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因此形成了不同的思维模式。人的思维活动是靠语言形式来表达的,也就是说,语言是人们相互交流思想的工具,思维和语言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刘勰(465-532)的所谓“意授于思,言授于意”是对思维与语言关系的最精辟的论述。思维虽然是全人类所共有的,却具有极强的民族性。不同的民族有着不同的思维模式,因而有着不同的语言,而不同的语言又在人类社会漫长的发展历史中沉积了丰富的文化,人们可以从不同的视角,按照不同的人生经验用一事物来谈论他事物,因而就产生了不同的联想,形成了不同的隐喻,于是就有了有关“人生”的下列说法:人生是舞台人生是一场戏/人生是盘棋/人生是旅途/人生如梦/人生如战场/人生如麻/人生如爬山等,这也正是事物之间相似的多元性的体现,反映出人类的认知不是简单的复制而是一种再创造。隐喻中蕴涵的文化信息,鲜明地体现了其宗教信仰、人际关系、风俗习惯、时间取向、亲属关系、性别待遇以及阶级差异。因此,不同的语言,表达概念的词或词组的形式不同,表达相同喻义的喻体不同或喻体相同表达的喻义不同,表达判断的句子和表达推理的句群的结构和排列顺序等都有着很大的差异。英汉隐喻的差异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 喻体对应,喻义不对应。英汉两种语言中还有一些选择相同事物作为喻体来表达不同的喻义。如:英语中的pull one's leg和汉语中的“拖后腿”。这两个形象语言的喻体相同,但意义却完全不同。Pull one's leg的意思是“愚弄某人”而“拖后腿”的意思却是“牵制、阻挠别人或事物使不得前进”;eat one's words和“食言”也是喻体相同,意义不同的两个短语。Eat one's words的意思是“(被迫)收回前言,承认错误”,而“食言”的意思却是“不履行诺言;失信”。
2.喻义对应,喻体不对应。英汉两个民族由于各自的差异,会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待同一事物,因此也会采用不同的比喻"于是英汉两种语言中存在着喻体不同,但所喻指的含义却基本一致的情形,即一种殊途同归的非对应关系,如: to look for a needle in the hay 大海捞针;to cry up wine and sell vinegar 挂羊头卖狗肉;汉语说“鸡皮疙瘩”,英语却说“goose skin”(鹅皮疙瘩), 设喻酷似之至, 仅是喻体来自不同家禽而已。此外,喻体的选择还受到心理文化的影响,心理文化包括思维方式﹑审美情趣﹑价值观念等等,是最深层的心理层次的文化,对语言影响也最深,因为语言本身就是一种心理现象(Ganman:1990)如:古代汉民族把天上的彩虹看似一条“虫”或“蛇”,所以称 “虹”,然而在古代英语民族看来, “虹”却像一把弯弯的“弓”,因而叫它“rainbow”,由“雨”和“弓”构成,意思就是“下雨时出现的像弓一样的东西”。即使观察事物的角度一样,所取喻体也可能相异。
3.喻体和喻义都不对应。有些隐喻的喻体所具有的喻指含义和它的语言文化密切相关,在另一种文化里往往找不到与之对应的喻体和喻义,这就造成了通常所说的文化缺省现象。隐喻思维及其概念体系来自于人类的生活体验隐喻作为人类的一种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不是孤立存在的,不能脱离社会文化环境而自发形成,而是和一定的语境和文化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正如Lakoff 所预言,“Metaphorical mappings vary in universality; some seem to be universal, others are widespread ,and some seem to be cultural specific.”(1993)(隐喻投射在其广泛性方面多种多样;有些似乎适用于所有文化,有些似乎广泛使用,而另一些只适用于某种文化。 )许多隐喻还与神话传说和寓言有着极深的渊源,英语中有大量与希腊神话,伊索寓言有关的隐喻,比如:Pandora’s box(灾祸之根源),Achilles’ heels(致命的弱点),lion’s share(最大或全部的份额),Damocles sword(即将临头或无时不在的危险)等。而汉语则有许多与中国寓言和传说相关的隐喻,比如:“画蛇添足”,“守株待兔”,“对牛弹琴”,“黔驴技穷”,“牛郎织女”,“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等。宗教信仰也是一种文化,而且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起了极大的作用,英语中的不少隐喻同基督教有关。例如: “my rib”喻指我的夫人,它来源于《圣经》故事,即人祖亚当(Adam)之妻夏娃(Eve)是上帝用当的一块肋骨做成的,而汉语既没有《圣经》的文化背景,又没有用肋骨来做比喻的习惯,因此形成了对应上的空白。类似的还有 Judas(伪装亲善的背叛者),Solomn(聪明人),Messiah(救世主)等。中国人信奉佛教和道教,汉语中有不少以佛教和道教文化为背景的隐喻:“借花献佛”,“临时抱佛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尘不染”,“不二法门”,“点石成金”,“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等! 另外,与传统中国医学有关的隐喻也是英语中所没有的例如:“望闻问切”,“病入膏肓”,“华佗再世”,“妙手回春”等, 这些隐喻都独具各自民族文化的色彩。

三 隐喻的翻译策略

隐喻的翻译应看成是语言之间同时又是文化之间的交流,隐喻的意义在于通常与特定的文化息息相关,一则隐喻是否可以翻译为目标语言,其难度如何,如何翻译,并非可以用几条抽象的原则来归纳,它通常取决于上下文所决定的句子结构和隐喻在此的特殊作用。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可以从以下几种方法来探讨一下隐喻的翻译策略问题:
(一)对等翻译策略
英汉语言中属于对应关系的隐喻在喻体和喻义上是基本一致的,很容易在译语中找到对等的隐喻用法,因此翻译起来就很贴切自然,例如王佐良译的一首彭斯的诗:
    O my luve is like a red, red rose,
       That's newly sprung in June;
    O my luve is like the melodie
       That's sweetly played in tune.
    As fair thou art, my bonie lass,
       So deep in luve am I;
    And I will luve thee still, my dear, 
       Till a' the seas gang dry. 

译文:啊,我的爱人像朵红红的玫瑰
          六月里迎风初升,
啊,我的爱人像支甜甜的曲子,
          奏得合拍又和谐。
      我的好姑娘,多么美丽的人儿,
      请看我,多么深挚的爱请!
      亲爱的.我永远爱你,纵使大海干枯水流尽。
这首诗的艺术魅力传诵不衰,它不仅使英美人领悟其美,而且汉民族也共享美的愉悦,“一见眼明.一读难忘。”(王佐良),究其原因,是人类社会在与自然的联系中.很多相似的经历决定了知觉感受的相同性。汉民族也常将“红玫瑰”,“甜甜的曲子”等比做“情人”,“情歌”;汉语也有“海枯石烂不变心”之类的爱情比喻。于是,本体、喷体、喻义的相似和联想的对等使得英汉民族共同进入了美的境界。不过此类例子为数不多。
(二)转换翻译策略
如果不可能用对等的策略保留英语隐喻的表达形式,那么可以在汉语中寻找合适的相应
隐喻加以转换,把英语中隐喻的含义表达出来,例如: It’s regrettablee that our appeal remained a dead letter.遗憾的是,我们当时的呼吁如石沉大海。如果我们维持原来的比喻形象,直译为“遗憾的是,我们当时的呼吁一直是无法投递的死信。”那就会有意思上的出入。因为那就会使人误解为找不到倾听呼吁的对象。而原文的意思却是呼吁没有得到反应。
    为了符合汉语习惯,适应中国人对某些比喻形象的概念,象这类需要改换比喻形象的例子很多。再比如:at a stone’s throw(一箭之遥),不宜译为“投一石的距离”,to set a fox to keep one’s geese(引狼人室),不宜译为“用狐狸看守鹅群”。
(三)异化翻译策略
近年来,在翻译界主张重视异化翻译的学者日益增多,合理的异化具有很多积极的意义。从文化交流的角度看,它是尊重各国文化的必然要求,有助于在平等的基础上真实地反映外国文化。国际交往的不断扩展和深入也为异化翻译创造了客观条件,拓展了读者的文化视野。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通过异化翻译认识﹑理解和吸收外国文化,必将大大丰富本国的文化财富。比如:Passion was to go to sleep in the presence of Mrs. General and blood was to change to milk and water. (Charles Dickens: Little Dorrit) 在詹勒罗夫人跟前,一个人的激情会变得麻木不仁,热血也会变成掺水的牛奶。这种描写也完全能为我们所理解。热血表示一种奔放的感情,掺水的牛奶表示—种冷淡的感情。这种说法为我们活龙活现地刻画出—个冷淡讨嫌的女人模样,因此不妨照直翻译。当原语隐喻在译语中没有相对应的表达时,恰当地使用异化的翻译策略,既能形象地保留原文的隐喻意味,又可以逐渐丰富译语中的隐喻表达。

四 结语

认知语言学的兴起开创了现代隐喻研究的进程,隐喻是语言现象,也是思维现象,还是文化现象。隐喻已成为人们认知世界必不可少的认知工具,由人类自身经验产生同时又受到文化模式的影响。因此,一方面,不同语言的隐喻本质上必然具有共性,另一方面,根植于不同文化土壤的隐喻因带有本社会的文化烙印而不可避免地存在差异。 英汉隐喻也不例外。因此要注意两种语言中的文化差异,妥善处理隐喻的翻译问题"在当今跨文化交际的视野下,要善于采用不同的翻译策略,既能把原语中的隐喻意义在译语中表达出来,避免生搬硬套,词不达意,又必须尽可能使隐喻的文化特征和美感因素在译文中得到体现。


参考文献“
[1]胡壮麟.语言.认知.隐喻[J].现代外语,1997(4).
[2]束定芳.试论现代隐喻学的研究目标﹑方法和任务[J].外国语,1996(2)
[3]束定芳.隐喻学研究[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0.
[4]赵艳芳.认知语言学概论[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1.
[5]Ganman,M. Psycholinguistics[M].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0.
[6]Johnson, M. Philosophical Perspectives on Metaphor [M].Minneapolis: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1981.
[7] Lakoff,G. The Contemporary Theory of Metaphor[A].In A. Ortony (ed.)Metaphor and Thought[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3.
[8] Richards I. A.The Philosophy of Rhetoric [M].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7.
学院部分组织机构网站: 招生信息网 就业信息网 教务部 教学质量与保障部 保卫部 信息中心
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 信息技术与商务管理系 数字艺术系 应用外语系 基础教学部 国际合作与交流中心 学生工作部 院团委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Copyright (C) 2011 成都东软学院 蜀ICP备05008331号